从中央到各地出台多项举措——激活汽车等重点领域消费潜力

近期,从中央到各地陆续出台举措,促进重点领域消费。今年以来,国务院和多部门相继出台汽车下乡、以旧换新等刺激消费措施,对整体消费市场回暖产生了明显带动作用,如汽车类商品销售拉动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约1.1个百分点。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“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转变”,再次为汽车消费利好政策加码。

近期,各地政府陆续发布新举措,拉开了年底促消费大幕。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,要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部署,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,进一步促进大宗消费、重点消费,更大释放农村消费潜力。

当前,消费恢复态势持续增强,近期从中央到各地也陆续出台了多项促进重点领域消费的举措。专家指出,既要落实好相关消费政策,促进消费持续稳定恢复发展,也要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创造新需求,着力夯实内需特别是消费提质升级的基础。

升级类消费加快回暖

消费是经济增长的主引擎。今年以来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给消费带来的不利影响,各地区各部门采取积极行动,推出了一系列提振消费的政策“组合拳”,促进了消费加快复苏。近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又会同有关部门印发了《近期扩内需促消费的工作方案》,提出了19条扩内需促消费的务实举措,为需求潜力“松绑”,为经济循环“加油”。

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看,在必需消费品稳定增长的同时,升级类消费和大宗商品消费回暖明显。10月份,化妆品类、金银珠宝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分别增长18.3%、16.7%,增速分别比9月份加快4.6个和3.6个百分点。

国家统计局贸易外经司统计师张敏表示,随着国民经济持续稳定恢复,居民消费信心增强,汽车换购需求持续释放,特别是在促进汽车消费政策带动下,汽车市场销售明显回暖。今年10月份,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2.0%,增速比9月份加快0.8个百分点,连续4个月保持两位数增长。汽车类商品销售拉动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约1.1个百分点。

海南离岛免税政策红利也在加速释放。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7月1日至10月31日,海南离岛免税新政实施4个月来,海口海关共监管离岛免税销售金额120.1亿元,同比增长214.1%。销售金额前三大商品分别为化妆品、手表、首饰,分别增长164.5%、353.8%和404.7%,前三大商品销售金额合计占同期离岛免税销售总额的72.8%。

“升级类商品消费快速增长,主要有两方面原因。”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认为,首先是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高。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由负转正,为消费回暖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。其次,随着复工复产有序推进,供给能力不断提升,特别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创造出了更多的新业态新模式,进一步激发了消费潜力的释放。

发力稳定重点领域消费

当前,住行等实物消费仍是居民消费的“大头”,今年以来,从中央到地方,出台了一系列稳定和促进汽车等大宗消费的政策。

在“行”的方面,3月份,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三大举措促进汽车消费;4月份,11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若干措施的通知》;7月份,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》。11月1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,再次为汽车消费利好政策加码。会议提出,鼓励各地调整优化限购措施,增加号牌指标投放。开展新一轮汽车下乡和以旧换新,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对农村居民购买3.5吨及以下货车、1.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,对居民淘汰国Ⅲ及以下排放标准汽车并购买新车给予补贴。加强停车场、充电桩等设施建设。

“汽车下乡和以旧换新是行之有效的刺激汽车消费措施,这也符合消费下沉、消费升级的趋势。”赵萍说。

从地方层面看,北京、湖北、重庆、江苏、甘肃、吉林、新疆、海南等多个省份都出台了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的相关政策举措,从落实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政策、加快淘汰报废老旧柴油货车、畅通二手车流通交易、用好汽车消费金融等多个方面促进汽车消费。

赵萍表示,如果政策落地能够产生预期效果,根据以往数据测算,汽车消费促进政策将有望带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个百分点左右,这将对整体消费市场回暖产生明显带动作用。

在“住”的方面,来自有关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全国有上亿台超龄家电亟待更新换代。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促进家电家具家装消费。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对淘汰旧家电家具并购买绿色智能家电、环保家具给予补贴。

“汽车、家电等消费占居民消费支出中的比重较大,对大宗消费加大刺激能够释放巨大消费潜力。”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表示,居民的消费需求并没有消失,疫情只是暂时抑制了需求的释放。对于大宗消费鼓励性政策的出台,有助于激发居民消费热情,恢复消费活力,进而起到稳消费的作用。

盘和林认为,大宗消费还具有较强的产业链带动作用。促进大宗消费,能够激发相关产业链活力,从而进一步增加居民工资性收入,提升消费能力。

在促进大宗商品和服务消费持续增长方面,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此前表示,将推动汽车和家电消费转型升级,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转变,鼓励各地出台促进老旧汽车置换政策,推进主要公共建筑配建停车场、路侧停车位设施升级改造等建设,完善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,支持开展家电以旧换新活动,推动家电更新消费。积极发展住房租赁消费,满足居民住房需求。

消费潜力有待继续挖掘

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提振餐饮消费,以扩大县域乡镇消费为抓手带动农村消费。专家指出,促进餐饮等线下消费,挖掘农村消费市场潜力,需要加快补齐消费软硬短板,从而进一步巩固消费回升势头。

当前,线下消费正在逐渐改善。10月份,餐饮收入同比增长0.8%,增速年内首次转正。前10个月,规模以上超市零售额实现了3%的增长,百货店、专业店等零售额降幅明显收窄。

“整体来看,线下消费企业的产能正在恢复,信心也在重建。随着境内疫情防控走向常态化,线下消费的人流量有了保障,后续还有明年元旦、春节等多个消费热点时期,再加上一系列促进消费措施落地,线下消费复苏态势有望持续。”盘和林认为。

10月份,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增速高于城镇0.9个百分点,乡村市场恢复好于城镇。“农村人口数量占比接近40%,从消费人群的角度看,是巨大的市场和新的内需增长点。农村电商增速也快于城镇,是新业态的潜在市场。”赵萍表示。

针对农村消费的“堵点”问题,孟玮表示,将大力提升电商、快递进农村综合水平和农产品流通现代化水平,加快健全县、乡、村三级电子商务服务体系和快递物流配送体系,推动农村产品和服务品牌化、标准化、数字化、产业化改造,引导现代服务向农村延伸拓展,加快补强农村消费薄弱环节,有力提振农村消费。

“农村不像城市,没有大型商圈,要激发农村消费活力,强化物流等基础设施、建设电商末端站点等显得更为重要。”盘和林认为,进一步加大汽车、家电下乡活动力度,为农村引入高质量商品,也是促进消费的重要办法。此外,还需要在促进农产品输出、鼓励城乡双向流通方面下功夫,通过打破资源流动壁垒,增加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,进而增强农村消费能力。(记者 熊丽)